<th id="xppnl"><video id="xppnl"><del id="xppnl"></del></video></th>
<strike id="xppnl"></strike>
<strike id="xppnl"></strike>
<strike id="xppnl"></strike>
<span id="xppnl"><dl id="xppnl"><del id="xppnl"></del></dl></span>
<ruby id="xppnl"><ins id="xppnl"><cite id="xppnl"></cite></ins></ruby>
<strike id="xppnl"><i id="xppnl"><cite id="xppnl"></cite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xppnl"><i id="xppnl"><cite id="xppnl"></cite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xppnl"></strike><ruby id="xppnl"></ruby>
<strike id="xppnl"><i id="xppnl"></i></strike>
<strike id="xppnl"></strike>

財 經 科 技 | 股 票 房 產 原 創 |   中國經濟時報電子版
商 業 地 方 | 文 化 汽 車 APP |   中國經濟時報數字報

原創短視頻博主:我的創意誰來保護

中國經濟新聞網 2021-05-18 10:47:53

  95后長沙女生小陳(化名)最近遇到一件煩心事:自己在抖音平臺發布僅一天的原創視頻“出租屋改造收納”,被陌生人“偷運”到了快手平臺,并標注成“改造案例”,以此招攬生意。
  
  前不久,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第47次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顯示,截至2020年12月,中國的短視頻用戶規模為8.73億,較2020年3月增長1億,占網民整體的88.3%。爆發式增長的短視頻已經成為全民制作、參與、分享的文化現象。與此同時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走上了短視頻博主的新職業崗位,但隨之而來的跨平臺“偷運”和抄襲事件屢見不鮮。有網友在社交媒體吐槽,“短視頻平臺上的視頻段子抄來抄去,沒什么新意”。許多像小陳一樣的短視頻博主發出疑問:我發表的原創視頻怎樣申請保護?我的視頻創意被抄襲了怎么辦?
  
  跨平臺搬運、抄襲創意等,令原創短視頻博主苦不堪言
  
  在抖音平臺注冊“地理課代表”賬號兩年半,小陳把日常生活記錄和感悟拍成短視頻,至今已收獲粉絲近70萬。3月12日,應粉絲要求,她拍攝剪輯了“出租屋臥室改造收納”的視頻,一下子獲得了7.6萬的點贊量。
  
  沒想到視頻發出后僅一天,就有不少粉絲私信告訴她,她的視頻被別人原封不動轉發到了快手平臺。小陳看到,自己的視頻不僅被去掉水印標記搬到其他平臺,還被抄襲者用來招攬生意,“100元可以付費改造房屋”,小陳很生氣,“3月13日晚上被抄襲者發布在快手平臺,還沒到24小時,播放量已經近200萬了,點贊量都有7萬左右。”
  
  3月14日中午,小陳試著私信抄襲者,表明自己的原作者身份,卻沒有得到任何回復。“作為視頻博主,我們會時刻關注賬號信息,不可能看不到私信”,等了大半天,依舊沒有回復,小陳只能聯系快手平臺,根據平臺要求上傳了原發鏈接和個人信息等證明材料,好在很快得到了平臺回復,“該視頻已被平臺下架,而抄襲者也把我拉黑了”。
  
  記者查閱快手、抖音、B站、小紅書等涉及短視頻分享平臺相關規定發現,平臺在視頻播放頁面均可點擊相應標志直接進入舉報頁面,可舉報的侵權包括侵犯著作權、商標權、隱私權、名譽權等,以及搬運、抄襲及盜用他人作品。對于平臺快速下架抄襲視頻,小陳表示“還是很滿意”。和小陳經歷類似,B站原創手工博主雁鴻也曾多次遇到這類“跨平臺搬運”抄襲情況,但這次她遇到的抄襲者手段“升級了”。
  
  雁鴻是通過粉絲的私信發現的抄襲者,她在2019年發布的原創設計視頻,被抖音平臺某賬號抄襲了創意,該抄襲視頻還成為當天平臺熱門視頻。“你的關于《山海經》夫諸的頭飾設計靈感來源于我的作品,相似度極高,需要標注一些設計靈感來源并標注原作者”,當雁鴻聯系該賬號要求標注原創作者后,得到了對方態度誠懇的回復。
  
  本以為就這樣解決了,沒想到對方以“不會操作”為由,一直拖延,在雁鴻的百般催促下,對方也只是在評論區留言進行了說明。雁鴻很無奈,“粉絲們一直在侵權視頻下留言圈出我們的賬號,我們也把原視頻翻出來置頂了,可對方并沒有按照要求進行特別說明并置頂,還一直在刪粉絲留言”。為雁鴻“抱不平”的粉絲越來越多,雁鴻再次聯系侵權者,要求對法下架視頻并道歉?蓪Ψ絽s說:“您發教程視頻不就是為了讓喜歡做手工的小伙伴互相學習發揚嗎?”
  
  “我們鼓勵粉絲學習,前提是不能進行商用,但也要知道什么是原創。高達95%的相似度已經不是原創而是抄襲了”,雁鴻坦言,她發出的作品教程會有很多粉絲學習并上傳自己的制作視頻,但都會標注來源,“但這次,對方一句簡單的評論回復,不置頂不圈出原作者,誰能看到?對原創的標注是起碼的尊重和態度”。因為該視頻在原發平臺申請了原創保護,當她準備請原發平臺法務部門向侵權者發律師函時,該侵權者在私信中進行了道歉,并將侵權視頻進行了隱藏。
  
  短視頻行業“創意保護”難在哪里
  
  隨著大眾對原創保護意識的增強,搬運抄襲是各視頻分享平臺最容易處理的侵權行為,只要能證明原創出處,侵權視頻會被快速處理。早在2019年4月,自媒體“一條”因擅自轉載他人創作的短視頻用于某品牌汽車宣傳,被法院判處侵權并賠償50萬元,這是全國首例廣告使用短視頻侵害著作權案,也是目前為止短視頻判賠金額最高的案件。
  
  在小陳和雁鴻看來,侵權視頻下架,已經算是目前很好的處理辦法了,但都是“治標不治本”。小陳曾因被模仿甚至和身邊的朋友“鬧翻”,“我拍攝自己的生活日常流量很高,一個朋友看到后也進行了模仿拍攝,風格和拍攝手法等都類似”,這讓她很生氣卻又無可奈何,“有一次我斷更了,還有一個模仿賬號也斷更了。因為是模仿,平臺對此沒有處理辦法,我認認真真寫的腳本、文案,為什么別人可以輕而易舉拿去抄襲使用?”
  
  “不同于完全照搬照抄,抄襲創意的侵權形式更加隱蔽,由于缺乏專業性和權威性的指引,短視頻平臺管理者難以直接對其違法性加以界定和直接處理,這確實是有其苦衷”。長期專注知識產權保護領域,北京高文律師事務所律師張瑩告訴記者,“兩個作品情節相似度越高、細節重合處越多,構成侵權的可能性越大。模仿的視頻是合理借鑒還是抄襲,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。如果只是極為模糊的相似,或者僅僅是讓人聯想起另一個作品,都未必構成侵權。”
  
  盡管創意抄襲很難界定,但值得注意的是,最新修訂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》將于今年6月1日起實施,并完善了“作品”的定義。北京互聯網法院曾在一起短視頻熱點案件中表示,能夠體現制作者的個性化表達、給觀眾帶來精神享受的短視頻具有獨創性,構成作品。
  
  對于短視頻博主的原創視頻,張瑩建議,要注意保留好創作過程的證據,包括但不限于腳本、溝通記錄、原始文件等;作品完成后,最好及時辦理作品登記,作品登記證書可以固定下作品創作和發表的具體時間等信息,是訴訟中的重要證據之一,這都會在今后的維權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。目前,雁鴻已在所在地“四川版權綜合服務平臺”進行了美術類作品登記,正在等待審核。

來源:中國青年報 作者:孟佩佩 編輯: 曹陽       
微信公眾號

相關閱讀

中國經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本網所刊登文章,除原創頻道外,若無特別版權聲明,均來自網絡轉載;
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,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;
如果您對稿件和圖片等有版權及其它爭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。

聯系電話:81785256;郵箱:cetcopyright@163.com

報紙訂閱  關于我們  CET郵箱 
微信公眾號
微信公眾號
中國經濟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、復制或建立鏡像
聯系電話:(010)81785256 聯系郵箱: cetcopyright@163.com
中國經濟時報社 地址:北京市昌平區平西府王府街 郵政編碼:102209 電話:(010)81785188(總機) (010)81785188-5100(編輯部) (010)81785186(廣告部) (010)81785178(發行部) 傳真:(010)81785121 電郵:info@cet.com.cn 站點地圖 Copyright 2011 www.szhaolu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舉報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05       京ICP備07019363號-1       京公網安備110114001037號
国产午夜片无码区在线观看